您當前位置:首頁 > 政策法規 >政策信息

政策信息

六大變化!新版《電力中長期交易規則》征求意見

 《電力中長期交易規則(暫行)》自2016年發布以來,對于各省級和區域中長期電力市場成功開展,產生了極其重要的指導作用。
 
為進一步推進電力市場化改革,規范電力中長期交易,國家能源局在充分借鑒各省電力交易中心成功經驗的基礎上,匯集業內多位專家智慧,10月初印發新版《電力中長期交易規則(暫行)》征求意見稿(下稱《基本規則》)。

值得注意的是,本規則開篇即提出本規則主要適用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非現貨試點地區的電力中長期批發交易,已建立電力現貨市場或開展現貨市場試運行的地區(以下簡稱“現貨地區”)可參考執行。

現在讓匯電小云帶您看看,國家能源局2019版《基本規則》有哪些新變化。

01
非試點地區中長期市場采用實物合同


在國家級電改政策層面,首次提出電力批發市場概念。《基本規則》指出,本規則中電力批發交易指發電企業、電力大用戶或售電公司之間進行實物電能交易。


按照2019年版本《基本規則》規定,非試點地區中長期電力市場立足于實物合同,發電企業和售電公司交易的是帶時標的能量塊(energy block),是實際需要交割的。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首批8個電力現貨試點,除了福建和四川等少數試點外,多數試點中長期電力市場都是金融性合同。


實物性合同與金融性合同相比,市場主體套利空間減少,要求盡量在中長期電力市場,約定確定發用電計劃曲線。

“ 現貨地區,應設計標準化的中長期交易品種,開展相應的集中交易;以雙邊協商方式形成的交易合同,須約定分時交割電力的提交責任方、分時交割電力或分時交割電力的確定原則等。市場主體的中長期集中交易結果疊加雙邊合同提交的分時交割電力,形成中長期實物合同日前發(用)電計劃曲線。”




但同時實物合同給電力調度機構安全校核帶來較大挑戰。《基本規則》要求在年度交易開展5天后做出安全校核,以廣東省年度交易為例,實際情況可能非常復雜,廣東省2020年10月份西電情況,氣溫情況等等,都存在極大變數。在月度交易中如果遇到阻塞,合同削減也很麻煩,市場主體如何公平協調,如何保證風險可控。


02
引入月內多日交易
2019版《基本規則》提出了月內多日交易(如按周或逢五逢十)的概念,月內(多日)交易的標的物為月內剩余天數或特定天數的電量(或帶時標的能量塊)。月內交易主要以集中交易方式開展。根據交易標的物的不同,月內交易可定期開市(如按周或逢五逢十)或連續開市。



一是目前除了云南等個別省份,中長期交易顆粒度較粗,主要還是以年度和月度為主,市場存在較大優化空間。

二是經過多年的中長期交易,電力市場主體已較為成熟,能夠適應高頻次的電力交易。

三是促進清潔能源消納。以以市場化方式促進清潔能源消納利用一直是電改核心任務之一,但是光伏、水電、風能等清潔能源在月度交易中預測偏差范圍較大,周內清潔能源出力預測變為可能。


03
信息披露更加詳細規范
新版《基本規則》中,“信息”一次出現74次,可見2019版《基本規則》對于信息披露的重視。現行電力市場信息披露規則主要依照電監會14號令——《電力企業信息披露規定》,但是14號令發布于2005年,距離現在已經14個年頭,而且較簡略,難以滿足當前新電改需求。



2019版《基本規則》,對于信息披露的最大貢獻在于,用詳細列舉的方式,明確了社會公眾信息、市場公開信息和私有信息具體內容。比如市場公開信息其中一條規定:

“ 電網拓撲模型、輸送能力,線路、變電站等輸變電設備投產和檢修情況,電網安全運行的主要約束條件、電網重要運行方式的變化情況,電網各斷面(設備)、各路徑可用輸電容量,必開必停機組組合和發電量需求,以及導致斷面(設備)限額變化的停電檢修等。”





此外信息披露監管和懲罰。市場成員應當遵循及時、準確、完整的原則披露電力市場信息,對其披露信息的真實性負責,違者可納入失信管理并可按照規定取消市場準入資格。


04
中長期交易不得采用購銷差價不變方式


2015年11月30日,國家發改委下發《關于推進輸配電價改革的實施意見》,提出已經制定了輸配電價的地區,電力直接交易按照核定的輸配電價執行;暫未單獨核定輸配電價的地區,可采取保持電網購銷差價不變的方式,即發電企業上網電價調整多少,銷售電價調整多少,差價不變。


2017年,輸配電價改革已經實現省級電網全覆蓋,但是到目前為止,依然有多個省份采取價差傳導方式。此次《基本規則》規定,“輸配電價應按照國家發改委核定的輸配電價執行,不得采取購銷差價不變的方式”。


05
取消環保不達標用戶參與市場限制


在電力市場主體準入上,取消環保不達標用戶參與電力市場交易的限制。2016年版本《交易規則》,電力用戶準入方面,落后產能、違規建設和環保不達標、違法排污項目不得參與;2019年版本取消了環保等相關限制。


電力市場化改革的目的,是還原電力能源的商品屬性。可以對落后產能、環保不達標企業實施差別化電價政策,但是不能剝奪大用戶進入電力市場交易的權力,這些企業使用的電能量也應當反映電力商品的價值。


2018年,國家發改委發布《關于創新和完善促進綠色發展價格機制的意見》,要求完善差別化電價政策等。匯電小云獲悉,廣東、江蘇、河南、福建等多省份都對落后產能或環保失信企業執行了差別電價。


其實限制環保不達標用戶進入電力市場,思想根源在于覺得“電改就是降電價”。隨著“基準電價+浮動機制”市場機制的實施,經營性電力用戶用電價格,將與上游電煤、下游用戶產品價格如鋼鐵、電解鋁、水泥等其他因素聯動,在一定范圍內“隨行就市”。電力用戶在享受電改紅利的同時,也會面臨電價上漲的風險。


06
市場主體退出機制更加完善


2018年以來,多個省份發生了發電企業、售電公司和電力用戶退出電力市場的現象,2019年版本提出區分兩種退市情形的判斷標準,并明確退市用戶執行何種電價政策。


1、退出市場兩種情形及判斷標準



市場主體宣告破產,不再發電或用電等三種情形下,屬于市場主體自然退出電力市場。
發生嚴重違反電力市場秩序、隱瞞情況或提供虛假注冊材料進入市場等市場主體將強制退出電力市場。


2、退市保底供電價格標準



自然退出電力市場用戶不執行懲罰電價,強制退出電力市場用戶電能量價格按照政府核定的居民電價的1.2-2倍執行(最終電價需加上相應電壓等級的輸配電價(含線損)和政府性基金及附加等)。


關于電力用戶退出電力市場執行什么電價,國家發改委曾在2017年《關于有序放開發用電計劃的通知》做出說明,但是含混不夠具體,造成多個省份退市保底供電價格標準不一,或與對應目錄電價掛鉤,或與居民電價掛鉤,較為混亂,本次2019版《基本規則》予以明確。
 
 
(來源:匯電點評) 

 

×
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 体彩幸运赛车开奖直播 如何购买股票入门 平肖规律 白小姐四选一肖期期准 赛车开奖直播 股票微信群二维码 澳门正规赌场平台 2019重庆幸运农场官网 上海天天选4开奖结果 股票下跌过程换手率高